陆筱湘那个态度,让他整个心都凉了,在家里呆着,无所事事,也只会让他更加抓狂更加崩溃!

    他必须找点事情做才是。

    吃完早餐之后,顾灏卿跟养父养母提了自己今天的日程安排。

    “嗯,去吧!”陆建郝挥挥手。

    陆建郝看他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没好气。

    有点扫兴,但是也不能硬逼着他。

    末了,看顾灏卿那副工作狂的样子,又有些心疼无奈、

    于是陆建郝叹气地认真嘱咐一番,“交给你的那个项目才进行三分之一,你尽力就行,第一次接手,不用太紧张了,给自己压力。”

    陆建郝当初在费城开陆家的分公司,不过是因为陆筱湘在这里念书,他想着自己的妻子女儿都在费城,他不放心她们待在这里,自己却呆在华夏,于是,这才为此设的,压根就没想过要让公司赚钱。

    陆建郝现在就等着陆筱湘回国,就把这里的分公司关了。

    陆建郝看他离去的背影捏捏眉心。

    陆筱湘过生日,他也没有别的想法,只知道做事,难怪栓不住人心

    韩易成接到陆筱湘昨晚的短信,约他出来过她的十九岁生日。

    以往,都是在定好酒店或者在别墅里举办生日宴,这次成人礼居然什么仪式都免了,韩易成惊讶之余,又有些感动。

    不过,韩易成感动了一会儿,又开始觉得不应该这么早感动,因为陆筱湘不仅叫了韩易成,还叫了祁美美,王昊天!

    而且,阴差阳错的,陆筱湘和王昊天两人一对,韩易成和祁美美两人一对!

    因为他们拿的门票是陆筱湘给的。

    陆筱湘诚心想撮合韩易成和祁美美,祁美美是知道的,韩易成不知道。

    韩易成问陆筱湘的时候,陆筱湘还睁着眼睛说瞎话,抵赖了自己的安排。

    韩易成坐在驾驶位置上,手中握着方向盘,侧脸看着略微低头,认真安排各种娱乐环节的祁美美,脸上些无语。

    祁美美也有点烦,她是烦韩易成这个态度。

    “你以为我想坐你的车,是陆筱湘约我来这里的,她说安排人过来接!我没想到是你,你要是不想我坐这个车,我直接下车好了!”祁美美怒目而视!

    韩易成叹气,“我又没有说不让你做我的车,你生气什么……好好好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不过……陆筱湘生日,不跟陆叔叔他们一起过,他们不生气吗?”韩易成眼下是没有空跟祁美美生气,只是在想这件事。

    以往,都是陆筱湘那个哥哥顾灏卿给陆筱湘办理的,今年又是成年后的第二个生日,难道他不准备吗?

    “他们能生什么气。”祁美美在本子上记录,一边抬起头,梨涡浅笑,“他们才不会生气,陆筱湘多自由的一个人,她想怎样就怎样,别人可管不住他。我听陆筱湘说了,她妈妈其实是一个特别不喜欢应酬的人,要是在家里举办生日,确实挺烦人的。其实,这些我都能理解呢!换我的话,我生日,要是举办宴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