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扶明 > 第二十七章昆山之屠
    江阴城下,博洛与刘良佐大怒不提。

    此时,赵铭一行人,已经跑了几十里,天蒙蒙亮,清晨空气清新,前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

    二十人出城,折损了一半,只剩下十人,而且除了赵铭之外,几乎人人带伤,可众人脸上都十分兴奋。

    几十人从上万清军的营地里杀出,恐怕只有评书演义中才会有,众人心中都充满了豪情,不自觉的将自己视为豪杰。

    这时赵铭奔驰到树林前,勒住马缰,仰天长笑。

    王德顺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激情过后,手脚都在颤抖。

    “德顺,你们是好样的。”赵铭赞了一句。

    “娘西皮,我们冲出来呢?”王德顺至今不敢相信他看到的事实。

    “冲出来了!”赵铭颇为自得,翻身下马,“我说过带你们突围,就肯定能杀出来。”

    众人纷纷下马准备进林休息,就在这时,树林里忽然跳出一群头带斗笠,或者裹着头巾的士卒,弓箭和鸟铳瞄准了他们。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赵铭一愣,身后王德顺等人顿时傻眼,一个个慢吞吞的举起双手,王德顺捶胸顿足,心中懊悔,“我就知道,不能信姓赵的!”

    一行人死一般安静,完了,任凭你有多大本事,鸟铳一放,都得被打成筛子。

    王德顺等人绝望之际,赵铭却忽然哈哈一阵大笑,从林子中出来的一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王德顺一头雾水,不过定睛一看,这些人头发都还在,说明他们并不是清军。

    “博安兄!我可算找到你了!”何文成看见赵铭,激动的疾步跑过来。

    赵铭一下抓住他的手,也有些激动,“长庚,你怎么会在这里?”

    何文成叹息道:“我本来随唐王到了浙中,可不久清兵就尾随杀至,潞王监国投清献城,马士英、方国安南逃,杭州也失陷了。我不知道该去哪里,就往北走,来寻你和大木了!”

    在弘光朝灭亡后,马士英逃到杭州,拥立曾经与福王争位的潞王,也就是被东林党人称赞十分贤明的殿下,做了大明监国,重新建立政权。

    不过马士英等人,成立潞王监国政权后,并没有积极备战,而是向满清割地求和,结果被满清轻易灭掉。

    当然潞王监国政权,无钱无兵,马士英求和,其实也是无赖之举,他根本没牌可打。

    赵铭脸色一沉,马士英又跑了,这下除了弘光朝廷,杭州潞王监国的锅也得他背锅了。

    何文成没注意到赵铭的脸色,他看了看赵铭身后几人,忽然问道:“大木兄呢?博安兄你又准备去哪里?”

    赵铭回过神来,“大木在江阴城中,被清兵围住了。我从江阴杀出来,想要寻找援军救援江阴。”

    说着赵铭神色沉重起来,“现在浙中已经落入清军之手了吗?”

    何文成点了点头,低声道:“杭州已经陷落了!”

    这时赵铭身后的程璧,眉头紧皱,“浙中失陷,我们还能去哪里请援兵呢?”

    赵铭一行人一阵沉默,士气低落,何文成却开口道:“博安兄,我听说昆山、嘉定、太湖上都有义军活动,或许可以去那里看看!”

    赵铭闻语翻身上马,一拉马缰,“走,我们先去昆山,再去嘉定!”

    何文成也翻身上了一匹马,与赵铭并排而行,一路上赵铭问了许多问题,得知清兵攻杭州,方国安与清兵激战城下,潞王不助明军,反而用酒食饷满兵,气得明军士卒撤走,潞王遂即开城降清。

    赵铭听了何文成的叙述,听得直摇头,被气得不行,今后抗清的路上,我要是遇见这种狗东西,定然一槊刺死。

    赵铭遂即又问唐王的下落,何文成摇了摇头,并不清楚,杭州失陷的太突然,城中许多不愿降清,从南京跑来杭州的官员都被潞王坑了,唐王在混乱中,也没了踪迹。

    崇祯之后,最有希望光复大明的就是唐王和鲁王。

    唐王朱聿键和其他养自高墙之内的藩王完全不同,他自小遭受苦难,在逆境中成长,知民间疾苦,亦心怀天下,其阅历不是弘光、潞藩这些被圈养的藩王能比。

    他小时候为祖父不喜,被囚禁十多年,却热衷于读书,等继承唐王爵位后,亦不像其他藩王一样沉迷享乐,反而赈济灾民,并在清军入寇关内时,组建一支人马北上擒王。

    只是这次勤王,并没有给他带来好处,反而被崇祯贬为庶人,软禁于凤阳高墙,直到弘光年间,才被放出来。

    他的遭遇,使他与明朝其他藩王决然不同,是一个心怀中兴之志的藩王。

    鲁王早期时,其实也是一位普通的藩王,并没有唐王那么有特点,不过他经过十余年抗清斗争的磨砺,最后也成为了一位,心怀天下,性格坚毅的藩王。

    明末大多数藩王,都没眼睛看,唯有这两人,能够担起扛旗大任。

    赵铭听了何文成的话,心里不禁有点担心,希望不要改变唐王的轨迹,让他顺利逃亡福建登基。

    浙中陷落,使得局势进一步恶化,让赵铭一行心情十分沉重。

    他们沿着小道前进,两日后到达昆山地界,发现沿途所有的村庄都为之一空。

    江南之地人口稠密,村庄里多多少少该有些人,可此时却比北方还要残破,可以说是十室十空,连鬼影都没一个。

    众人一路向东,旷野之中,非但不见百姓,连清兵也不见踪迹,让赵铭心中生出不好的预感。

    在众人接近昆山县时,一阵东南风吹来,空气里夹杂着一股恶臭,众人越往前走,臭气越来越浓,几乎熏得人呕吐。

    “那是什么?”王德顺突然叫了起来。

    当赵铭等翻过一片隆起的高地后,眼前出现的景象,让赵铭都骇得脸色大变。

    在昆山城下,分布着一个又一个的小山丘,像是秋收后,庄稼地里的草堆,可这些小山丘,并不是用稻草堆积起来的,全部都是一具具的尸体。

    王德顺、何文成等人,还没接近,就捂住嘴,狂吐不止。

    赵铭翻身下马,脸色惨白,看着叠在一起的尸体。这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都已经高度腐烂!

    赵铭一直走到昆山城前,从敞开的城门往里看,城中街道上,亦铺满了一层尸体,苍蝇成群结队,蛆虫在尸体上乱钻。

    赵铭望了一眼满城的尸体,知道来迟了,眼眶中不禁布满泪水,想起了一首诗,”雪胔白骨满疆场,万死孤忠未肯降。寄语行人休掩鼻,活人不及死人香!“

    他凝视着触目惊心的画面,半响后,双拳紧握,切齿道:“走,去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