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扶明 > 第319章赵铭大婚
    一六四九年六月十八日,是马士鳌选定的黄道吉日。

    赵铭对这一天的到来,也是期待了许久。

    东海镇主要是由从江南等地逃难的百姓和溃兵构成,原来的家族和宗族体系崩溃,讲的礼节并不多,但是形式过场却也不能免。

    国公爷娶妻,明媒正娶,说媒、纳彩、问名这些都要走个流程,不过这些都有人替赵铭办了,他只需要亲自将新娘迎娶回来就可以了。

    赵铭没有家人,李家也没什么人,都是些江阴的老乡来帮忙。

    这天,天刚亮,淡水卫城的家家户户都收到一份特殊的礼物,十个鸡蛋,三斤糕点和二百文钱,装在一个红袋子里。

    这时,卫城里爆竹声开始连续炸响,城中所有人知道,赵大帅终于要迎亲娶妻了。

    老人言,“结婚生子,成家立业”,成家了才能立业。

    听说赵大帅没有亲人,没个长辈操持,一把年纪了还是一个人,东海镇的百姓们,也是操碎了心,觉得赵大帅是不是有问题,都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现在赵大帅这个老大难,终于成亲,相亲们都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这时,大都督府内,热闹异常,整个府邸都已被打扫得干干净净,大堂院子里搭起了青庐,摆下喜蜡,张灯结彩,都督府院子内外,都摆上喜宴。

    前来道贺的人,陆续赶来,马士鳌迎宾和总管一肩挑,招呼客人一边畅饮,一边等待新娘上门。

    迎亲是婚礼的重要一环,一般是夜间进行,不过夏天黑得比较晚,黄昏时也可以出门迎亲。

    李枝枝到了淡水卫后,并没有住进都督府,而是在卫成东的一间宅子内。

    按着礼节,赵铭虽说是国公,但是这亲还是要自己迎。

    黄昏时分,赵铭头戴乌沙帽,身穿红色喜袍,在一众手下的陪同下,骑马前去李府迎亲。

    一队鼓乐手,吹吹打打,鼓乐震天,街道两旁站满了看热老的百姓。

    赵铭骑在杂毛马上,满脸微笑,一路左右拱手,抬着几箩筐铜钱的亲兵,一路抛洒着来到李府门前。

    李家院子里也是张灯结彩,不是江阴的老乡都来帮忙,等候新郎到来。

    闺房里,李枝枝已经戴上凤冠,穿上喜服,四五年十间,小姑娘已经变成大姑娘,长得更加乖致,肌肤如雪,眉目如黛,不说国色天香,却也十分好看。

    虽说黄昏才迎亲,可是这边其实亲早就开始准备,光化妆就用了半天时间,现在一切都已准备就绪,就等赵大帅前来迎亲。

    李枝枝心中又是期盼又是羞涩,还有一丝担忧,毕竟赵铭已经不是江阴城内的普通豪杰,而成了大明的国公,天下瞩目的大英雄,与她的距离越来越远。

    这时,她正胡思乱想之际,忽然远处隐隐传来了鼓乐声,李府很小,通信可以靠吼,人吼一声,就能吼穿,乐队一到门前,众人就听见了。

    不多时,便有妇人飞奔而来,在楼下喊道:“快点准备下楼,大帅来迎亲了。”

    房间里,李枝枝忙站起来,心里打鼓似的等赵铭过来。

    赵铭这么大的官儿,也没什么人敢开他的玩笑,没被怎么为难,散出去几个红纸包,便被众人欢天喜地地簇拥着赵铭来到府内,接了新娘上车。

    这时李枝枝忽然流下眼泪,给李郎中行礼,李郎中忙挥手,“去吧!别误了时辰。”

    两名壮妇当即将李枝枝扶上一辆宽大的马车,赵铭拔马在前先走,马车缓缓出门,李家的仆妇忙将手中铜盆里的水泼了出去。

    李郎中看见马车走远,心中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都四五年了,总算是嫁出去,险些砸手里了。

    “老李,恭喜啊!”一众江阴老乡,拱手笑道。

    李郎中满面通红,“喝酒,今天都要喝好!”

    街道上,迎亲队伍走到谁家门前,主人家就自发的点了鞭炮庆贺,在连续不断的爆竹声中,迎亲队伍在大都督府门前停下。

    都督府内的仆人,从门口铺了一条长地毯,不让新娘脚落在地上。

    赵铭与李枝枝牵着一段红绸,来到正堂,马士鳌走过来,低声对戴之俊说道:“时辰不早,可以成婚了!”

    充当司仪的戴之俊点点头,高声喊道:“吉时已到,行婚礼!”

    大堂中间摆放着一张宽大的桌案,铺上红绸,正中红幔上挂着斗大的囍字,两边大红蜡烛将桌前照得通明。

    “行拜礼!”戴之俊喊道。

    赵铭没有长辈,两人对天地牌位跪下磕了三个头,然后又在司仪的指挥下对拜。

    等礼节行完,戴之俊高声喊道:“夫妻已成,送入洞房!”

    李枝枝遂即在丫鬟和喜娘的簇拥下,走进洞房,宾客们顿时一阵欢呼。

    这时,赵铭却还需要招待宾客,与众人畅饮,属下们想把他灌倒,但是赵大帅力大无穷,饭量和酒量也是惊人,李元胤、吴兆胜、方士衍等人轮番上阵,都一一被赵铭喝趴在桌底下。

    武将没有分寸,还想闹,被马士鳌和陈明遇等人训斥,才不舍的放过赵铭。

    半夜时分,宾客散去,赵铭被人搀扶着来到婚房。

    这时丫鬟们检查完了房间,吹灭蜡烛,只是留下床前一根蜡烛,便退出房间。

    赵铭走过来,借着烛光打量着坐在床前的李枝枝一眼,快五年了,枝枝姑娘好像又发育了,真没白等。

    赵铭喉结蠕动一下,拿起秤杆,挑起红盖头,烛光下李枝枝娇羞的神情,更显美丽动容,激发了赵铭的兽性。

    他忙拿起桌上的酒杯,“来,娘子,喝了合卺酒,我们就是夫妻了!”

    合卺酒是婚礼中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环,喝了合卺酒,夫妻合为一体,从此患难荣辱与共。

    李枝枝害羞的接过酒杯,与赵铭交杯喝下,赵铭遂即接过酒杯,放回桌上,便拉着李枝枝坐回床边,便要下手,李枝枝却害羞的指了指蜡烛。

    赵铭会意,忙吹灭蜡烛,房间里漆黑一片,赵铭放下蚊帐,不多时,里面便春意盎然,别有一番天地。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