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飞越泡沫时代 > 362. 千挑万选
    “不管怎么说,这个手法都非常厉害,值得一提。”

    野崎研一郎道,“我想,不光是我们这边,一旦见了成效,其他的公司也会注意到这样的宣传方式。”

    “岩桥桑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宣传’这回事,方式还能更加多样化。”

    正因为如此,野崎研一郎提到这种宣传方式,才会这么激动。

    让偶像去转型当艺人,让不上电视的乐队去选秀,现在又改变既有的宣传思路,岩桥慎一这个突然出现在艺能界的人,一次又一次,带来与众不同的东西。

    “岩桥桑人不在这儿,悄悄这么说也没关系。”野崎研一郎的措辞果真随意了不少,“他简直像是外星来的人。”

    渡边万由美从野崎研一郎嘴里听到对岩桥慎一这样的评价,楞了一下。

    她父亲渡边晋过去的绰号就叫“外星人”。

    艺能界的秩序建立的初期,渡边晋当时所做的,也都是些跟主流不同,乍看之下有点匪夷所思不按理出牌的事,所以也因为这种与众不同,被人说成是外星人。

    渡边万由美觉得岩桥慎一行事像父亲,从野崎研一郎这里听到他对岩桥慎一“外星人”的评价,她感到很有意思。

    野崎会长的话,或许明白在渡边万由美面前说岩桥慎一是“外星人”这件事有多么凑巧,但是野崎研一郎,并不知道渡边晋的这个外号。

    两人正聊着天,cbs索尼的平井一夫也过来跟渡边万由美打招呼。dreas e true分别签了u-iz和cbs索尼,现在,这双方之间也算是合作关系。

    再说了,还知道一个共同的秘密。

    野崎研一郎说:“万由美前辈和平井桑现在是一条战线上的人了。”

    平井一夫听了,接了一句,“是的,所以想着能跟渡边桑一起,打个大胜仗才好。”

    渡边万由美露出含蓄的笑容。

    ……

    从朝日电视台离开,回了事务所,渡边万由美让秘书把上一期的《周刊现代》送过来,翻到川畑吉一郎写的那篇文章,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看完以后,她有点想把南沙织的《17岁》和森高千里的《17岁》都听一听。

    冒出这么个念头来以后,再联想到这篇紧贴时代的文章,其实是岩桥慎一的宣传策略,就不能不对他感到佩服。

    内行人看得出这是宣传策略,但是对大众来说,难以往这上面进行联想。当看了川畑吉一郎的文章,对这首歌产生兴趣的那一刻,这个宣传策略就成功了。

    告诉她自己有了个新的宣传点子的时候,岩桥慎一还说什么担心她之后会失望的话。但是现在,渡边万由美心想,这个抽奖转盘,这次看来又不会落空了。

    但愿森高千里这次能一举翻身……她暗暗期望,也想要看一看这样的宣传策略,到底能够收获多大的成效。

    希望森高千里成功是她对岩桥慎一的私心,而对宣传策略成效的关注,则是她对这种手法能够借鉴到什么地步的评估。

    一边是和岩桥慎一的交情,另一边则是同样身为幕后之人的考量。

    ……

    讨论会过去没两天,是对登场乐队的审查会,岩桥慎一人还在伦敦没有回来,仍旧无法出席。

    对登场乐队的审查有一套总结出来的标准,参加审查会的众人看过录像带以后决定乐队是去是留,之后统计意见,再进行必要的商讨,最后决定出场阵容。

    工作人员把录像带一条条换过去,录像审查过后,进入到商讨环节。一支又一支的出场乐队被确认,当讨论到一支叫the please的乐队时,众人多说了几句。

    总体的意见分为两种,一种认为他们很扎实,另一种认为他们身上被打磨的痕迹比较重,没有那种白纸一张的感觉。

    “像是两个极端,一方面觉得他们有实力,也许能拿个kg也说不定。另一方面,又觉得他们缺乏那种能够红起来的气势。”朝日电视台的制作人觉得很有意思。在座的人都算是“阅人无数”,像是气势气质之类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多少都有自己的见解。

    “这不就是‘一发屋’吗?”一名工作人员随口一道。

    所谓的一发屋,就是只有一支作品畅销,随后迅速过气的艺人,不限于歌手、搞笑艺人、导演、作家等等,总归不是个用来称赞的词。

    以制作人的形容,假如把乐队天国看成是他们最大的作品,那么拿到kg却没有红起来的气势,那的确也算是“一发屋”了。

    这支乐队最终得出的商讨结果是入围,渡边万由美在面前的纸上,乐队的名字后面画了个圈,心里思忖,这支乐队不知道会是哪一种。

    但是,在她看来,这支乐队有一种不安定感,也确实欠缺了一些上行的气势。

    不过,也只是感觉而已,到底会怎么样说不准,看走了眼被放走的大鱼时时都有,看走了眼当成钻石的原石也时时都有。

    这时,制作组的一名工作人员说了句:“这种时候,还真好奇岩桥桑会怎么看待这支乐队。”

    “岩桥桑看乐队的眼光挺准的。”另外一个人接了一句。

    听他们这么说,渡边万由美心里也好奇岩桥慎一的看法。不过,也只是一瞬而过的话题而已,随着说起下一支乐队,这支乐队的事就被放到了一边。

    ……

    在伦敦动物园的拍摄完成以后,这一周内有关拍摄的工作基本上就宣告结束,录音室的制作也只剩下扫尾的部分,因而,最后的两天、或者说一天半(因为第七天的晚上就启程返回东京),行程就开始宽松起来了。

    工作一宽松,也就有了出去闲逛的时间。

    出外景的经费是由cbs索尼负责,拍摄期间的服装道具、乐队三人在伦敦的食宿,这方面的经费则来自于u-iz。

    在这之外,要是想自由活动,那就得动用自己的荷包了。

    出发前,cbs索尼发的旅游手册岩桥慎一和中村正人都没看,这种时候,美和酱就展现出了她认真读书的优势,成了三个人里面最有方向和目标的人。

    学渣岩桥慎一和中村正人选择抄美和学霸的作业,于是得了空,朵力木兹康姆秃噜三人集体出动,本着能免费就不多花冤枉钱的原则,一只手捂着荷包在伦敦逛大街,像是所有初次到伦敦来旅游的观光客那样,直奔风景名胜。

    游客聚集的地方,时不时就看到曰本人。正值黄金时代的曰本人,现在是爆买全球的状态,不论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不过,虽然他们三个也是在伦敦的观光客,却跟爆买全球没什么关系。

    来的时候,中村正人自己带了台胶卷相机,这种时候也大大方方贡献出来,在每一处景点前拍照留念。

    美和酱挺喜欢照相,岩桥慎一前一天才刚刚被摄影师指挥得团团转,对照相这件事就有那么点腻歪,但也架不住气氛当前,说着不拍又是一张。

    一起行动了一天,下午四点,前往录音室,耗时四小时,完成专辑制作最后的扫尾部分,到此为止,伦敦行的所有工作就都宣告结束。

    最后一天,中村正人要给女朋友买礼物,于是脱离队伍,自己出去了——买什么礼物要跟队友保密,这是来自中村兄的浪漫秘籍。

    虽然谁也没有打算向他取经的意思就是了。

    中村兄去买礼物,美和酱也琢磨着带点什么东西回去,“想给弟弟买礼物。”又问岩桥慎一,“慎一君呢?”

    岩桥慎一想了想,“那我也去看看买点什么好了。”

    他倒是没有忘记说好的要给渡边万由美带礼物的事,不过,来伦敦一周,也不知道应该买什么才好。

    在伦敦大概没有买不到的东西,但是身在购物的天堂也解答不了他的问题。

    好姐姐美和酱劲头十足,花了足有五分钟,给弟弟精挑细选了一个奇丑无比的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挂在书包上的装饰,又斥五英镑巨资,买了一件印着“i love london”的t恤。

    不知道她弟弟看到这样的礼物时,会作何反应。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一定是个亲姐姐无疑。

    选完给弟弟的礼物,美和酱被琳琅满目的东西给晃花了眼,身体当中的逛街魂被成功激发,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看起来还得买点不是给弟弟的东西。

    美和酱在礼物山里如鱼得水,岩桥慎一却一筹莫展,完全不知道应该买什么好。虽然渡边万由美教过他怎么给人挑礼物,但是,她所教的技巧,岩桥慎一却觉得不管哪一种,都不适合用到她的身上。

    不过,给渡边万由美的礼物虽然一筹莫展,他倒是也买了好几件“i love london”回去当礼物分发。

    小摊位的东西不管哪样看着都有趣,美和酱越逛街越来劲儿,岩桥慎一跟着她的脚步走走停停,偶尔还被拉住问这个和那个哪个好,与其说是自己在挑礼物,倒不如说是在陪她逛街了。

    美和酱在卖手工艺品的摊位前驻足,活泼的跟摊主搭讪。

    岩桥慎一跟着停下脚步,有些无聊的四下打量。目光所及,看到一只兔子。

    一只木雕的小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