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八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咸鱼的自救攻略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居然引起混乱
    椒图心说我讲解个毛毛球啊?我也没看懂怎么破?楚垣夕一看他这表情,愕然想起来好像自己天才般的对赌方案只跟薛明提过,还没跟创始人们说?失误失误!

    他干笑着拍了拍椒图的肩膀:“不懂了吧?还是我来解释。”然后简明的解释了一下融前期权今后怎样跟随对赌协议的完成而扩张,以及行权需要服役多长时间。

    周敏溪很想说融后期权就很好了。她虽然成名多年,钱都叫经纪公司吸走了,她们几只都属于被敲骨吸髓吃干抹净的那种,所以才沦为吃播,靠开网店卖衣服赚钱。1000万相当于16亿宇宙円,够过半辈子的了。

    但是她又怕选1被楚垣夕鄙视了,于是想了想,问:“狮虎,我现在得到多少DKP了?”

    “啊?这个我得算算。不过应该是很多的。”楚垣夕在DKP方面没必要黑员工的,周敏溪来的时间虽然短,但是不算杨健纲那份特别划转的,DKP方面可能应该是公司内的第一人了。朱魑吃亏在DKP制度推出的太晚了,五月份搬家之后才开始执行,楚垣夕也不想向前回溯,什么都向前回溯的话历史烂账会越来越多,所以干脆一刀切。

    第二人有可能是曹珊,也有可能是声叔,楚垣夕需要计算一下,然后才是朱魑和椒图,杨苑美和朱魑的情况类似,历史贡献很多但DKP施行之后不活跃。

    周敏溪听了点点头,问:“那,1000万用来进行人气推广能做什么啊?”

    “暂时还真不好说,得看你宇宙国在大时代的洪流里怎么战队了,要是两国关系好,那想花钱太容易了。现在这么半死不活的,就先停留在预算上吧?”

    椒图暗地里佩服楚垣夕,果然是奸商,这条件提的,不愁周敏溪不选3。然而3只是多花钱,公司也不亏,因为周敏溪的人气也是公司的人气,并不冲突。不过就算明知道如此,换成他的话他也会选3。

    其实换成楚垣夕的话他会选2,因为原始期权明显更划算,完成对赌之后价值2000多万,总数比方案3少,但是把钱拿到手里多爽啊?

    果然,周敏溪迟疑了半天,最终选择了……方案1,楚垣夕和椒图一齐喷饭。

    “你是有多不看好咱公司啊徒弟?我要把你逐出门墙!”楚垣夕咆哮,“只要完成第一个对赌,原始期权就超过1000万了,你会不会算账?”

    椒图默默的吐糟:“我最讨厌两种人,数学不好的人、种族歧视的人,和黑人……”

    周敏溪赧然一笑:“狮虎,做人不能太贪心,我觉得本分就好。我爸爸跟我说他从不买股票的,不管股票经纪人把未来吹得多好,所以才能逃过历次股灾。”

    楚垣夕翻了个白眼:“随你!”

    选择1倒不是说周敏溪就要叛逃了,和比人一样,她每年只能拿20%,5年才能拿齐全。不过,选择1就意味着她未来能获取到的价值低,背离公司的代价也就低,特别是她真的成了明星之后,一个代言就得几百上千万,到时候这份期权就会显得无足轻重,反而是相互间的感情更重要……头疼!

    送走周敏溪,楚垣夕直接把创始人都召集起来宣布对赌方案,正好人比较全,杨苑美也在公司。

    所有人,除了已经听过方案的椒图之外,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心说楚垣夕绝对是疯了。3年20亿的净利润,这是在搞笑吗?

    其中声叔年岁大些,也碰过股票,属于被深套的那种,也因为被深套而焦虑过,了解过不少肤浅的表面。惟其如此,才觉得更加不可思议,他以前觉得巴人搞好着点,能被上市公司并购,要是能实现3年20亿的利润,就不是被并购,而是借壳上市了啊!甚至申请IPO都足够了。

    他不知道楚垣夕的野心哪里是上市能满足的?

    他只是这么想而已,杨苑美是直接吐糟:“楚垣夕,你特别自信我知道,但是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们了?你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吧,你这个利润超过70%的上市公司了!你看看我,像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东吗?你再看看朱魑!”

    她对朱魑表示歉意的笑了笑,直接喷:“你看看朱魑这张脸,像是上市公司大股东的脸吗?朱魑的持股比例,在A股30%以上的上市公司里都能宣布控股了!”

    朱魑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她一点都没觉得杨苑美说话难听,因为她现在也是懵逼的,破天荒头一次觉得自己是不是需要去整个容什么的?自己可是有巴人25%期权的,就算融资之后稀释一点,再稀释一点,3年之后10%总是有的吧?10%值多少钱?资产20亿?

    我是谁?我在哪?我做了什么?我的脸配得上20亿资产吗?

    楚垣夕一看,这点小事居然引起混乱了?

    “都给我冷静!”楚垣夕一敲黑板,“看这,3年,多少亿?不是20亿,也不是27亿,是40亿!我的目标是本轮估值15亿,融3个亿,明白了吗?都给我照着这个目标努力,10亿估值一点挑战都没有!”

    这时,椒图弱弱的问:“那,要是完不成呢?”其实他自打刚才楚垣夕给周敏溪说对赌扩张的时候就想问了,一直没得到机会,现在一听,什么?楚垣夕还要价码?这不能眼看着自己5000多万的身价灰飞烟灭啊!

    “噢,对赌失败用股权赔,赔40%,我有40%,可以包赔。”楚垣夕像是在说今晚赌球可能会输一百块一样轻松。

    朱魑突然眼圈一红,仿佛预见到三年后楚垣夕惨淡出局时仍然是这样洒脱的样子,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人生中有几个三年能像30岁前后这三年呢?精力,正在最旺盛的顶峰;经验,已经积累到必须兑现,过犹不及;心性,正好走在江湖越老胆子越小的门口,还剩下几许拼劲。可能这样的楚垣夕再也没有了吧?

    没关系,还有我呢!本仙女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不会让你黯然离场!